2017年,仪征警方发现辖区内有居民购买违禁气枪,经侦查发现,背后竟隐藏着多个涉及全国20余个省市、自治区的制售上线窝点。这些不法分子分工明确,枪支部件由不同地方生产,后分散邮寄给买家组装,且基本通过网络虚拟名称交流,难以核实真实身份。仪征警方历时一年多追踪,告破这起公安部目标案件,16名涉枪犯罪嫌疑人落网,11名嫌疑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6月30日,记者从警方了解到了案件详情。通讯员 高峰 戚文生 扬子晚报网/扬眼记者 陈咏

模具加工厂效益不佳,被利益诱惑加工枪支部件

2017年9月,仪征警方发现辖区内有一位居民从网上购买了一把“秃鹰”气枪,并与一个微信名叫“灏天”的商家联系。这一情况立即引起警方重视,初步摸排后得知,“灏天”的微信朋友圈里有大量的枪支及配件展示,微信支付交易记录异常,有大量资金出入,具有重大的制贩枪支嫌疑。

当年12月29日,警方成立专案组对该案展开立线侦查。深入查证之后,专案组发现其背后是一个通过互联网在全国范围内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的犯罪团伙。该团伙人员众多,层级复杂,经向上级公安机关汇报,该案被公安部列为2018年目标案件,公安部指定仪征市公安局管辖侦办。

经过网络深度研判,专案组得知“灏天”的真实姓名叫吴某东,24岁,山东菏泽人。还有一个微信名叫“一般俗”的人,向其大量购买枪支配件,此人的真名为高某,湖南汨罗市人。2018年前后,专案组兵分三路,分别在山东、浙江、广东三地收网,抓获涉枪犯罪人员7名,缴获大量枪支和配件。

据调查,吴某东的姑父孙某涛在江苏昆山经营一家模具代加工厂,但近年来效益不好。吴某东在网上搜索发现,制作枪支配件有较大的利润,便向姑父“支招”,让工厂加工枪支部件镜桥、8字环。经不住利益诱惑,除了姑父孙某涛,吴某东的姑姑吴某格也一同“下了水”。

而高某则是负责销售配件的代理商,通过与妻子经营的淘宝店铺从事非法活动。此前他曾被当地公安机关约谈,但仍不知悔改,最终自吞苦果。

全国追踪铲除制售枪支“灰色空间”,查获众多生产线和数控机床

专案组发现,这个制售枪支弹药的网络错综复杂,每一把枪上的部件都可能是由不同的生产方生产的,他们互相之间也许不认识,只是通过中间商进行销售。想要彻底铲除这个“灰色空间”,难度很大。如何明确人员的真实身份,每一个微信号、每个论坛ID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排查的工作量可想而知。

专案组成员迎难而上,在江西余江、湖南衡阳又抓获了两名嫌疑人后,再次深度分析研判,先后明确了另外2名制造商和2名买家的真实身份,并循线追踪,锁定了买家背后多名上线的信息。其中,扬州的两名买家分别为黄某军、施某勇。黄某军在仪征当地的一家景区工作,喜欢打猎,就通过网络购买的三支气枪,时常去“过把瘾”。

2018年5月,黄某军等人到案。此后,警方继续梳理出了200余条有价值的涉枪嫌疑线索,先后在山东菏泽、浙江义乌、广东佛山等5省7市抓获多名嫌疑人,缴获各类枪支7支、成品枪支配件2000余件。今年2-3月间,专案组在广西凭祥、浙江诸暨抓获嫌疑人徐某良、徐某父子二人及刘某文。至此,案件成功告破。

经初步梳理,专案组共计捣毁枪支弹药窝点4个,查获生产厂家4个、生产线8条、数控机床10台,查获枪管、镜桥、扳机、8字环等各类成品枪支部件2500余件。

枪支拆散后邮寄给买家,枪管藏在拖把里掩人耳目

至此,警方基本摸清了网络贩卖枪支弹药的流程,可谓层次分明:最低一阶为买家,其次是联系买家、卖家的中间商,最高级则是制造、走私枪支弹药并直接发货的人。

警方披露,买家通过微信联系到中间商后,中间商将信息发布在网络论坛中,或是直接通过微信与生产方联系。确定了订单之后,购买枪支套件并通过快递拆散邮寄给买家。拆散之后,部分枪支配件一时间难以识别,具有蒙蔽性;如果是诸如枪管等特征明显的,则干脆藏在拖把里邮寄,以掩人耳目。

从事部件生产的嫌疑人中,陶某镇算是比较特殊的,他并非“专业”出身,之前在一家夜场上班,因为觉得收入不够用,就在网上钻研赚钱门道。一次逛一个论坛时发现制作枪管的难度不大,但利润不菲。他干脆自学起来,在家里搞起了手工作坊,网购材料后加工再转手。

生产、销售枪支部件,正常人都知道是违法犯罪,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警方介绍,一支枪在生产商手里的制作成本大约只要数百元,卖出去后就是数千、上万元的价格。说到底,还是巨大的利益让他们铤而走险。